發布時間:2018/04/08作者:admin

清明時節寄哀思,奧默人緬懷兩彈一星功臣袁院士

      悵望灰天,萬里如云,清明時節,哀思無限,全體奧默人以一顆真摯的心,追思緬懷“兩彈一星”功臣袁承業院士為國家發展、奧默發展做出的豐功偉績。

    

        袁承業院士是我國著名有機化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兩彈一星”功臣,同時是奧默醫藥漆又毛董事長的博士導師和奧默醫藥第一任駐站院士。袁院士一直非常關心奧默醫藥的發展,奧默醫藥的每一步成長都有袁院士的心血,能夠研發出中國人自己的新藥,也是袁院士一生的愿望。自2013年杭州奧默醫藥院士工作站成立以來,直至2018年1月袁院士去世一直擔任駐站院士,即使在病重期間,袁院士也密切關注著奧默新藥的研發進展。

         在袁院士的親自指導和幫助下,以及奧默創新團隊不懈努力下,公司第一個1.1類新藥-Aom0498已經順利獲得CFDA頒發的I-III期臨床批文,2017年已圓滿完成臨床I期試驗研究,并順利開展II期臨床研究。

在寄托對袁院士無限哀思的同時,奧默人將時刻秉承袁院士精神,不忘初心,努力奮進,砥礪前行。秉承“明日之藥,康澤生命”的宗旨,為了奧默創新藥能夠走向世界,造福人類的目標,為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努力。

袁承業院士生平


      作為“中國萃取劑化學之父”,袁承業窮畢生精力,為中國的核事業和工業發展,全心傾注了智慧和精力。直到九十高齡,他依然在為我國戰略資源——鋰的提取、回收和利用,殫精竭慮。

 “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責任!”這是他一生的格言。

▍得不到滿分,他就要堅持重考

       袁承業出生于浙江省上虞縣小越鎮。父親袁開基畢業于金陵大學,是一名有機化學家。為兒子起名“承業”,就是希望他能夠“子承父業”。

家里都是化學書籍,培養起了袁承業對化學的興趣。戰亂中,他隨母親逃難輾轉川、桂、粵等省份,困難時只能擺地攤賣衣物。盡管度日艱難,但父母依然堅持讓袁承業接受教育,他先后在七所中學、兩個補習班讀書。 袁承業在學習上特別爭強好勝,考試只要沒有得到滿分,就要堅持重考。

       1948年,從國立藥學??茖W校(中國藥科大學前身)畢業后,袁承業在上海人民制藥一廠任技術員。1951年7月,他作為建國后首批公派留學生,赴莫斯科全蘇藥物化學研究所攻讀研究生。

       當時,他一點俄語都不懂,在去莫斯科的火車上剛開始學字母??恐晃惶K聯老太太每天輔導幾個小時俄語,他開始了在蘇聯的學習和工作,并于1955年9月以優異的成績通過論文答辯,獲得蘇聯科學副博士學位。

當年10月,袁承業學成回國,在化工部醫藥工業管理局任副總工程師,1956年9月調入中科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從此踏上了有機化學的科研人生路。

▍每一種萃取劑都來自生產一線的需求

      袁承業先生是中國萃取劑化學研究的奠基人之一,他立足基礎、著眼應用,在國家需要和科學探索之間找到了最佳結合點。

       1959年,為了“兩彈一星”等國防任務急切需要,他毅然從已取得良好進展的氨基酸與多肽合成藥物研究改行,組建并領導核燃料萃取劑研究組,成功研制P-204、N-235和P-350等萃取劑,為中國原子能工業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著名核物理專家錢三強在回顧這段歷史時說:“提取鈾的萃取劑研究,在當時是對國防建設起關鍵作用的,沒有它,就提不出鈾?!?/span>

袁承業因此獲得國防科工委頒發的“獻身國防事業”的獎章與獎狀,1997年當選為中科院院士。 

       1999年,作為中國科學院40名代表之一,袁承業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對研制“兩彈一星”作出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的接見。

       在完成國防科研任務后,袁承業又帶領團隊成功研制了一系列新型實用的萃取劑,并得到廣泛應用,其中11個品種的萃取劑實現了工業化生產。這些萃取劑幾乎涵蓋了當時中國萃取劑工業的全部。

       “很多萃取劑不是我們想出來的,也不是誰要求我們做的。而是生產實踐提出這樣的需求,我們才用自己的知識加以實現?!睌的昵?,他回顧自己的科研生涯時說,稀土元素萃取中,有一個課題是將鈮鉭分離。由于這個過程不能碰玻璃,可實驗室所有瓶瓶罐罐都是玻璃的,他們不得不先把所有玻璃儀器都換成塑料的。后來,由此研制成功的N503,不但成功萃取了鈮鉭,還為上海污水治理的“廢水脫酚”作出了貢獻。

▍國家的尊嚴和需求至高無上

        幼年飽經戰亂帶來的顛沛流離,在袁承業心中,祖國的尊嚴和國家的需求至高無上。

上世紀80年代,袁承業在出席國際學術會議時,曾兩次碰到會議主辦方掛錯國旗,他發現后,立刻向大會主席提出,要求更換成五星紅旗?!斑@樣的原則問題,一定是不能含糊的!”

生命不息,為國家發展奉獻的心意不竭。即使已到耄耋之年,他仍然傾心關注科技前沿。中科院上海有機所所長丁奎嶺院士告訴記者,釷基核能鋰同位素分離、青海鹽湖鋰資源,這些關乎國家戰略需求的課題,一直受到袁先生的關注。十幾年前,他就提出,要注重鋰資源的回收利用,珍惜這一戰略資源,果然在今天成為科研和產業的熱點。

中科院有機氟化學重點實驗室主任胡金波說,自己在承擔鋰同位素分離項目時,經常請教袁先生,他把自己多年工作積累所形成的工作思路和具體做法,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了年輕的研究人員。

他常對青年科學家說:“沒有興趣是做不好研究的,但個人興趣必須服從國家的需要?!彼凿撹F英雄保爾·柯察金的名言激勵年輕人:“作為科學家,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應該問問自己,我這一輩子為國家做了哪些有用的貢獻?!?/span>

袁院士為這些國家重大項目付出了很多心血,卻連名字都堅持不出現在項目書中,如此不計名利、一心為國的精神,為科研后輩在面對社會紛繁蕪雜的影響時,升起了一盞指路明燈,袁院士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