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18/12/05作者:admin

新興數字科技下的內需驅動:中美醫藥產業對比啟示

中國與美國在市場績效、市場結構和市場行為方面表現出較大的差異。美國在高端藥市場一直獨領風騷,其四十多年來所形成的全球最大內需市場是不可忽視的重要歷史社會因素。在新興數字科技對傳統醫藥研發重構的驅動下,中國龐大的醫療大數據資源和最有潛力的人工智能場景應用市場,將推動中國醫藥產業進入一個新的發展時代。

一、中國與美國醫藥產業市場績效對比

中國與美國醫藥產業規模呈現加速縮小的趨勢,但醫藥創新能力仍存在巨大差距。美國生物醫藥產業在二戰后快速發展,目前已在世界范圍內確立絕對優勢,生物技術成為美國高技術產業發展的核心動力之一,美國在研藥物數量全球份額一直穩定在50%以上,擁有世界上約一半的生物藥公司和一半的生物藥專利。中國生物醫藥產業在改革開放后也步入增長的快車道,四十年來年均復合增長率遠高于同期全國工業和國內生產總值增速,成為成長最快的行業之一。

2015年,美國醫藥產業銷售收入達4155億美元,中國醫藥產業約3800億美元,與美國差距不大。但從生物藥市場來看,根據Frost &Sullivan數據,2015年,美國生物藥市場規模為840億美元,約為中國的3.5倍。而根據IMS Health定義的生物藥統計口徑,2014年,美國生物藥全球份額高達49.4%,而中國生物藥全球份額僅為2.8%。中國新藥上市份額為7%,而美國接近50%。從近幾年增長趨勢看,中國醫藥銷售額從2010的1609億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3792億美元,增長約2.4倍,呈現快速增長態勢;同期美國銷售額僅增長1.3倍,呈現平穩增長態勢。根據IMS Health統計數據,2010年-2014年,中國生物藥市場份額從1.7%增長到2.8%,而美國從45.4%增長到49.4%,仍然保持高端市場的遙遙領先優勢。

二、中國與美國醫藥產業市場結構對比

中國與美國龍頭企業實力呈現斷崖式差距,美國市場集中度較高,醫藥企業呈現明顯的梯隊結構,在部分領域呈現一定的寡頭壟斷特征。中國龍頭企業市場集中度較低,同質化較為嚴重,行業競爭較為激烈。中國目前擁有4000多家制藥企業,醫藥企業規模普遍偏小,中國500強企業僅有12家醫藥企業。美國醫藥公司已經形成協同發展的梯隊結構,大型跨國藥企覆蓋眾多治療領域,且形成研發到銷售的高度整合,近兩年又在積極布局仿制藥市場;大型生物技術企業集中在幾大領域,具有高度整合的產業鏈,形成重磅創新藥與生物仿制藥并舉的業務布局。中小型及創業型生物科技公司專注于某個細分治療領域,并成為中國資本投資合作的重要對象。

從進入壁壘看,醫藥工業百強企業門檻為25億元,低于輕工業的40億和電子信息產業的50億元。中國醫藥企業前十強進入門檻約為35億美元,而美國高達210億美元。中國醫藥企業前十強市場集中度約為18%,而美國高達65%。根據2016年處方藥銷售額計算,全球制藥企業前50強,美國醫藥企業占據16家,中國沒有1家進入前50強。排名第一的美國輝瑞公司處方藥銷售額高達459.06億美元,而中國制藥工業排名第一的揚子江藥業,企業年銷售額約為105億美元。


三、中國與美國醫藥產業市場行為對比

中國醫藥企業產品技術差異化小,以價格競爭和廣告銷售為主;美國仿制藥以價格競爭行為為主,創新藥采用高價策略。

藥品價格過高一直是美國歷屆總統需要面對的問題,由于政府藥品價格管制及醫藥市場的寡頭壟斷特征,美國大型制藥商在每年年初和年中一般都會對藥價進行一定幅度的上調。另一方面,美國仿制藥市場呈現較為激烈的競爭格局,2017年仿制藥批準數量遠超2016年,全年仿制藥價格呈下降態勢。中國藥品差異性主要表現在劑型、品牌形象、品種等方面,專利獨占性差,且中國新藥批準數量要遠遠高于美國,呈現較為激烈的廣告和價格競爭行為。

中國醫藥企業研發投入雖然呈現增長態勢,但無論是投入比重還是投入數額要遠低于美國相應指標。從研發投入來看,中國龍頭企業研發投入在1-3億美元,而美國大型制藥企業研發投入在50-100億美元。從中美兩國的上市公司數據來看,2017年,研發投入前十名,美國研發投入合計約650億美元,而中國合計僅約60億元;從研發費用占營收比例來看,美國前十名公司維持在12%-26%,國內知名藥企研發投入比基本都在10%以下,很多都在5%以下。從研發投入發展趨勢看,2017年醫藥工業百強企業的研發投入為316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為4.2%,較上年提高了0.6個百分點;有數據顯示,中國醫藥上市公司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從2010年的1.9%提升到2016年的4.1%。

中國并購交易活動近幾年較為活躍,尤其是海外并購交易一直呈現較為穩定的增長態勢;美國一直不缺大手筆并購行為,并購交易額要遠高于中國并購數額。從近四年并購情況看,中美兩國藥企都希望通過并購布局創新藥,填補研發產品線,降低研發的成本和風險。根據普華永道數據顯示,中國并購金額約814億美元,而美國具有一定規模的并購金額就超過了3800億美元。中國醫藥企業并購金額2億美元以上就算比較大額的交易行為,很少有超過5億美元的并購行為,而美國醫藥企業很多并購金額都要在10億美元以上。

四、內需驅動:中國與美國醫藥產業差距的歷史社會因素分析

美國醫藥產業之所以遠遠領先于我國,并在全球傲視群雄,離不開其國家創新體系及產業優勢路徑依賴的支撐,但美國巨大的醫療內需市場也是重要的一個因素。2015年,美國醫藥市場消費額占到全球的39%,醫療費用占生產總值比重接近18%,要遠高于中國的消費水平,也遠高于日本這樣消費能力很高的發達國家。這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是美國自身的醫療體制特性,造成高昂的醫療成本,正所謂中國人的錢花在房子上,美國人的錢花在看病上。有數據認為,到2026年,美國醫療衛生支出將占GDP的19.7%。

正是美國這種巨大的醫療內需市場推動,對提升美國醫藥企業的研發回報率,促進其研發能力提升起到了較強的支撐作用。二戰后美國就開始了漫長的醫改征程,但一直未取得明顯進展,造成其醫療費用一路攀升?!睹绹t學會雜志》數據顯示,美國自70年中期以來,其人均醫療衛生支出開始超過其他發達國家,并在2005年,接近經合組織平均值的兩倍。而在70年代到90年代,也是美國醫藥企業獲得較高研發投資回報、資本投資及FDA批準新分子實體數的高潮期。



五、中國醫藥產業發展的路徑思考:數字科技重構醫藥產業

從中美兩國醫藥產業發展的實力對比及美國醫藥產業的發展路徑來看,中國龐大的醫療大數據樣本、龐大的人工智能應用場景是我國醫藥產業下一階段發展中可以依靠的最大內需動力。

近十年來,藥物研發成本越來越高,投資回報越來越低。根據德勤數據顯示,成功上市一個新藥的成本從2010年的11.88億美元上升到2016年的15億美元,2017年全球TOP12制藥巨頭在研發上的投資回報率僅有3.2%。

未來,以醫生、病人為主體的醫藥創新環節日趨重要,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興數字科技的興起及場景應用的逐步成熟,將解構醫生、病人及生物基因的創新密碼,為新藥研發注入變革的動力,將大大促進新藥研發周期的縮短和成本的降低?;虼髷祿行?、醫療大數據中心、社交媒體、移動健康服務、人工智能等數字科技及商業場景將逐步應用到小分子藥物晶型預測、化合物的構效關系分析、臨床實驗數據采集、可穿戴設備監測跟蹤等核心環節中,在企業醫藥研發、臨床決策中正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中國已經超過60家人工智能企業布局以智能醫療和生物技術研發為核心的醫健科技領域,國內外科技巨頭均將AI醫療產品作為企業新興的戰略性業務。

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醫療大數據樣本,擁有9家全球互聯網公司市值(估值)前20強,獲得了全球近一半的AI風險投資,出現了一大批“AI+云+醫療”的應用企業。依托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數字科技與醫藥產業的融合發展,中國醫藥產業將在數字化科技新階段的浪潮中快速縮小與美國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