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19/03/21作者:admin

從全球10大暢銷藥物看研發趨勢

“今天的研發投入是為了未來的市場回報?!苯?,Nature Review Drug Discovery發布了《全球銷售最高的10大藥品》清單,意料之中的是生物藥品(尤其是單克隆抗體藥物)占了絕大多數。


注:安進/輝瑞Enbrel銷售收入合計71美元,未列入榜單

修美樂(Humira)是超級重磅炸彈,2018年的銷售收入逼近200億美元。近年來AbbVie通過密集的專利布局,不惜一切措施保護Humira這顆搖錢樹。從Humira的銷售來看,專利布局與保護對于一個藥品的生命周期影響巨大。

來那度胺(Revlimid)2018年收獲了將近100億美元的銷售額。倘若BMS以740億美元成功收購新基(Celgene),這意味著BMS將獲得全球TOP銷售藥品中的3種。

然而BMS的道路并不輕松,一方面Revlimid未來的仿制藥競爭肯定很激烈;另一方面Opdivo在PD-1抑制劑隊列中的已經很難在保持第一的位置,除了默沙東的Keytruda有望超越它,還有一群競爭對手在后面分割市場;此外,BMS的抗凝藥物阿哌沙班(Eliquis)已經連續三年保持了超過30%的增長(2016-2018分別同比增長80%,50%,32%),在抗凝領域異軍突起的時代,能否繼續保持高增長,投資者顯然不是十分樂觀。

Keytruda和Opdivo的成功激發了一大波PD-1/PD-L1后進者的“赴湯蹈火”,并且圍繞它們開展了一系列的復方組合療法甚至是“雞尾酒療法”(三種以上的產品聯用)。如果現在還有人跟你說想要憑借一個PD-1/PD-L1獲得巨大成功,還請慎思。

不過,你可以看看主要參與者和小型生物技術公司是如何尋找重磅炸彈市場中的細分市場, 而不是說憑借一個品種打天下。這使得越來越多的藥品制造商圍堵罕見疾病相關的療法,雖然價格很高,但是說服了FDA及患者,也能收獲一片市場。

TOP10的第4~6名是著名的“羅氏三件套”——曲妥珠單抗、貝伐珠單抗和利妥昔單抗。多年來羅氏就是憑借幾個生物藥收獲了將近一半的營收,并支撐羅氏在生物制藥領域的頂級研發地位。這些品種,也成為了近年來生物藥企業紛紛仿制的對象。羅氏對此也深表擔憂,用血友病藥物Hemlibra的特許經營權來應對這幾個重磅生物藥的危機,對羅氏來說至關重要。

在過去,跨國藥企曾通過年度價格上漲,來實現重磅炸彈藥物的銷售增量。然而隨著政府對藥品價格上漲進行監管,如果大藥廠繼續通過這一途徑來保持年銷售的增長,其必然會被新玩家替代。

從市場替代角度來看,羅氏選擇并購基因治療領導者Spark公司的動機很清晰了。既然羅氏已經察覺到了危機,并通過布局下一代療法來維護其在創新地位,其他的制藥巨頭肯定也會出于同樣的原因進行并購。

而作為中小型的生物技術企業,通過壟斷、并購、打價格戰這種傳統的方式顯然很難與大藥廠抗衡,唯有通過創新在細分的領域(技術)上,獲取未來的生存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