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19/04/19作者:admin

多篇文章解析癌癥耐藥研究新進展!

耐藥一直是癌癥難以治療的一個主要原因,近年來科學家們在癌癥耐藥領域進行了大量研究,取得了很多可喜的成果,本文中,小編就對相關研究成果進行整理,分享給大家!


【1】Cell Metab:胰腺癌為什么耐藥?可能是巨噬細胞在搗鬼!


一項由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UM)Rogel癌癥中心的研究人員領導完成的最新研究發現腫瘤相關的免疫細胞分泌的相似的化合物可以削弱一種治療胰腺癌的一線化療藥物的療效?;熕幬锛魉麨I是一種抗代謝藥,它和細胞攝取的正常代謝物質很相似,但是一旦被細胞攝取,它就會通過擾亂細胞的功能來殺死細胞。胰腺癌中的腫瘤相關免疫細胞會釋放相似的代謝物質,這些物質會抑制吉西他濱殺傷癌細胞的能力。

這些結果將幫助預測哪些病人可能對吉西他濱治療產生反應,也為揭示其他種類的腫瘤中免疫細胞在化療耐藥中扮演的角色提供了參考,相關研究成果于近日發表在《Cell Metabolism》上。

【2】Nat Commun:研究人員揭示部分肺癌耐藥的根本原因


來自金澤大學的研究人員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發表最新研究表明AXL(酪氨酸激酶受體家族的一員)會導致一些肺癌病人對奧西替尼具有固有的耐藥性,聯合奧西替尼和AXL抑制劑可以顯著削弱癌細胞對奧西替尼的耐藥性。

治療癌癥會經常使用基于酪氨酸激酶抑制劑的藥物,其中一種叫做奧西替尼,它已經被批準用于治療EGFR突變的肺癌,具有一定的療效。但是一些病人卻天生具有對奧西替尼的耐藥性,因此對該藥反應很差。來自金澤大學的Seiji Yano及其同事現在發現AXL導致產生了耐受奧西替尼的癌細胞,從而導致了肺癌對奧西替尼的耐藥性。研究人員首先在體外實驗中發現奧西替尼會激活EGFR突變的肺癌細胞中的AXL,隨后他們發現AXL活性和細胞對酪氨酸激酶抑制劑之間的敏感性反相關,AXL表達與病人對奧西替尼的響應較差以及更早復發有關。


【3】Mol Bio Cell:環境壓力介導的基因突變導致癌細胞耐藥


細胞如何獲得基因突變是一個非?;A的生物學問題,研究這個問題對于生物醫學研究的許多領域(從腫瘤進化到細胞多藥耐藥性)都有影響。盡管染色體組型異質性是癌細胞的一個特點,但是研究人員并很少發現癌細胞基因組中存在導致染色體不穩定的基因突變,這意味著這個現象還受一些非遺傳的因素影響。

而近日來自新加坡A*STAR研究所的生物醫學科學家們發現旨在殺死癌細胞的極端條件會使癌細胞更耐受治療。例如溫度升高、營養物質缺乏以及其他環境壓力都會引起癌細胞獲得大量的基因突變,其中一些突變會使癌細胞對常用的抗癌藥物更耐藥。這項研究對使用最大治療壓力來消除腫瘤的方法提出了警告。

“盡管我們確實需要極端的療法來殺死癌細胞,但是我們的研究發現這些療法也許是把雙刃劍?!?/span>

【4】Cell Rep:老藥新用!一類乳腺癌藥物有望治療耐藥性肺癌


近日,一項刊登在國際雜志Cell Reports上的研究報告中,來自Francis Cric研究所的科學家們通過研究發現,一類用來治療某些乳腺癌的藥物或能幫助有效治療對靶向性療法產生耐藥性的肺癌;文章中,研究者發現,當名為p110α的蛋白功能被阻斷后,基因EGFR突變所誘發的小鼠機體的腫瘤就會發生明顯萎縮。

阻斷p110α的藥物目前在針對某些類型乳腺癌的臨床試驗中表現出了巨大潛力,未來這種藥物有望被批準在臨床中使用,這項最新研究結果表明,這些藥物或許能給EGFR突變且對療法產生耐受性的肺癌患者帶來潛在益處。研究者Julian Downward教授說道,在最初幾年里,靶向性療法對于治療EGFR突變的肺癌患者非常有效,這些藥物一直在不斷改善,但很不幸的是,在使用了幾年后,癌癥開始對療法變得耐受,并且開始不斷擴散,而當前肺癌患者所使用的二線療法就是常規的化療手段,這種療法并不具有靶向性,同時還會產生嚴重的副作用。


【5】Nat Med:重大進展!鑒定出耐藥性肺癌的致命弱點


某些肺癌的特征在于蛋白EGFR發生突變。在正常情形下,EGFR作為復雜分子通路中的一種“開啟/關閉(on/off)”開關,告訴細胞何時適合生長和分裂(即開啟),何時不適合生長和分裂(即關閉)。盡管這個分子通路通常知道何時自我關閉,但是在肺癌中發現的發生突變的EGFR蛋白仍然處于“開啟”狀態。 這導致異常的細胞增殖并將健康組織轉化為癌癥。

盡管科學家們已開發出靶向EGFR突變蛋白并激活腫瘤自毀機制的特制藥物,但是它們的療效很少會持續下去。即使在接受連續三代日益強效的特異性地靶向這種突變蛋白的精準藥物治療后,結果總是相同的:在長達18個月的病情緩解后,癌癥復發了。當癌癥復發時,它具有耐藥性,而且比之前更具侵襲性。

【6】Clin Cancer Res:黑色素瘤耐藥不要怕!BRAF抑制劑聯合T細胞過繼療法輕松搞定


來自威斯塔研究所和莫菲特癌癥研究中心的聯合研究團隊近日發現BRAF靶向療法會使耐藥性黑色素瘤細胞對殺傷性T細胞的攻擊更敏感,相關研究結果于近日發表在《Clinical Cancer Research》上,該研究表明過繼性T細胞療法也許可以讓對BRAF抑制劑產生耐藥性的病人獲益。

大約50%的黑色素瘤病人攜帶一個BRAF蛋白突變?;贐RAF及其下游信號的抑制劑的靶向療法對這些病人很有效,但是病人的長期受益卻很有限,主要原因就是會產生藥物耐受性。過去的研究表明BRAF抑制劑可以對T細胞介導的抗癌免疫反應產生正面影響,而最近的一個小型臨床實驗也發現聯合BRAF抑制劑和過繼性T細胞療法可以產生積極的臨床反應?!斑@種聯合療法很有潛力,但是我們對導致這一現象的機制卻并不清楚?!痹撗芯抗餐ㄓ嵶髡?、威斯塔研究所免疫學、微環境和轉移項目組組長、Christopher M. Davis 教授Dmitry I. Gabrilovich博士說道?!案匾氖?,我們沒有關于對BRAF抑制劑產生耐受性的病人也可以從這一聯合療法中獲益的證據?!?/span>


【7】Sci Transl Med:科學家有望開發出克服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耐藥性的新型療法


能夠促進癌細胞生長的HER2蛋白在大約20%的乳腺癌中都存在,由于HER2陽性的乳腺癌更傾向于具有侵襲性,得益于HER2抑制劑(比如曲妥珠單抗)的幫助,這類乳腺癌患者的預后一般較好,然而并不是所有的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都會對當前的HER2抑制劑產生反應。

近日,一項刊登于國際雜志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的研究報告中,來自羅茲韋爾公園癌癥研究所的科學家們通過研究發現,一種名為PEPD-G278D的新型抗癌制劑或許有望克服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耐藥性的發生;這種新型的HER2抑制劑有望在多個不同方面發揮作用。

【8】Nat Commun:闡明卵巢癌對新型靶向性療法產生耐藥性的分子機制


近日,一項刊登在國際雜志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研究報告中,來自美國威斯達研究所的科學家們通過研究揭開了攜帶ARID1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對EZH2抑制劑產生耐藥性的分子機制,研究結果表明,抑制細胞死亡調節子BCL2或能有效避免或預防卵巢癌療法的耐藥性。

ARID1A基因的突變在透明細胞卵巢癌中非常頻繁,而且其也是誘發癌癥惡性進展的驅動子,此前研究人員通過研究發現,ARID1A突變的卵巢癌對EZH2的抑制非常敏感,EZH2是一種特殊酶類,其能促進DNA壓縮,也就是說,EZH2抑制劑的使用或許能作為治療卵巢透明細胞癌(ovarian clear cell carcinoma)的潛在靶向療法。


【9】Nat Commun:揭示基底樣乳腺癌耐藥性產生新機制


癌癥中的腫瘤異質性(intratumoral heterogeneity)源于基因組不穩定性和表觀基因組可塑性,并且與癌癥對細胞毒性治療和靶向治療的抵抗性存在關聯。

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來自美國俄勒岡健康與科學大學的研究人員證實由分化狀態標志物表達定義的細胞狀態異質性在三陰性乳腺癌亞型和基底樣乳腺癌亞型中是高度存在的,而且在利用一系列途徑靶向性的治療化合物進行治療期間會出現標志物表達發生變化的藥物耐受性持久性(drug tolerant persister, DTP)細胞群體。

【10】Gastroenterology:一箭三雕!新藥可抑制胰腺癌生長、耐藥和轉移


根據一項由西達賽奈醫療中心(Cedars-Sinai)領導完成的最新研究,一種新開發的藥物可以防止最常見的胰腺癌在實驗小鼠體內的生長和轉移。這項研究于近日發表在《Gastroenterology》上,該研究還發現這個叫做Metavert的藥物也許可以防止病人對現有的胰腺癌化療藥物產生耐藥性。

“這是一項令人興奮的發現,可能有助于提高胰腺癌病人的生存率?!蔽鬟_賽奈醫療中心Samuel Oschin綜合癌癥研究所藥學和生物醫學科學助理教授Mouad Edderkaoui博士說道,他是該研究領導作者?!叭绻覀兛梢栽谌松砩向炞C這些結果,那么我們就有了可以顯著延長胰腺導管腺癌(pancreatic ductal adenocarcinoma,PDAC)病人生存期的藥物,而PDAC是一種非常難治的癌癥?!?/span>

胰腺癌是美國第三大癌癥相關死亡的誘因。據估計今年美國將有55000人被診斷患上PDAC,而44000人將死于PDAC。目前胰腺癌的五年生存期僅為7%。胰腺癌病人中有95%的病人是PDAC,它來源于胰臟內小管內壁的細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