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19/05/08作者:admin

后“4+7”帶量采購時代 仿制藥企如何突圍?

2018年12月6日,“4+7”帶量采購產品中標價格揭曉,平均價格下降52%,部分藥品價格下降高達96%,二級市場醫藥股票應聲大幅下跌。那后“4+7”帶量采購時代,仿制藥企該如何突圍?

一、“4+7”帶量采購:擠壓流通環節,回歸生產本源

2018年12月6日,“4+7”帶量采購產品中標價格揭曉,平均價格下降52%,部分藥品價格下降高達96%,二級市場醫藥股票應聲大幅下跌。

圖表1:“4+7”帶量采購涉及的品種及降價幅度


圖表來源:國泰君安

“4+7”帶量采購,導致部分藥品降價幅度如此之高,是否意味著將仿制藥企逼上絕路(不過一致性評價,等死;過了一致性評價,可能早死)?其實,不然。

美國仿制藥的現狀

目前,美國處方藥銷售額超過70%來自零售,銷售渠道高度集中,三大經銷商市場占有率近90%,而美國醫藥行業市場行為環環相扣,保險公司、GPO、PBM(藥品福利管理)向批發商“砍價”,批發商只能向藥企“砍價”,大藥企尚能憑借品牌優勢以維護相對“更高”的價格,但小藥企只能“以價換量”,甚至賠本銷售,因此,美國仿制藥整體利潤非常低。

圖表2:美國三大批發商銷售額(單位:10億美元)


圖表3:2017年美國仿制藥相對價格


仿制藥高度替代原研,激烈的價格戰使得仿制藥價格迅速下降,仿制藥產品平均價格僅為原研20%,有的產品已不足原研的1%;與此同時,2013年以來,美國仿制藥處方量占比在上升,但銷售額占比在下滑,2016年起仿制藥市場規模開始萎縮,2018年為美國節省醫療開支達2650億美元。

圖表4:美國專利到期后平均藥價走勢(2015)


圖表5:美國仿制藥節省開支(10億美元)、處方量占比及銷售額占比(%)


我國仿制藥的現狀

眾所周知,我國藥企以仿制藥為主,藥企銷售費用普遍高達50-70%;我國仿制藥處方量占比88%,銷售額占比卻高達58%,說明存有降價空間。即便,“4+7”帶量采購降價幅度如此之高,部分仿制藥產品“4+7”帶量采購后的價格仍高于在美售價。

因此,筆者認為“4+7”帶量采購通過擠壓流通環節費用,尚未傷及生產環節的利潤。

圖表6:2017年各國仿制藥處方量、銷售量占比(歐洲為2015年數據)


圖表7:部分“4+7”產品中美價格對比


圖標來源:藥事縱橫

仿制藥價格持續下降是國際大勢所趨,只有仿制藥價格大幅下降,才具有價格優勢,以實現原研替代效應,歐美這樣,日本亦然,我國也不應例外。相信,“4+7”帶量采購造成的降價才僅僅是開始,更大范圍的帶量采購可能接踵而至。

既然,無法改變當下,我們只能理性對待,做足做好應對策略。

二、后“4+7”帶量采購時代:聚焦臨床急需小品種+創新制劑

仿制藥不是死路,如果擁有大量的仿制藥品,能夠保障大規模、高質量、低成本生產,本身就具有強競爭力,如梯瓦、山德士等。

仿制藥到創新藥是一個比較長的路徑,可從仿制藥向創新藥或者從低毛利仿制藥向高毛利仿制藥發展,可從簡單技術向復雜技術、從純仿制到仿創結合發展,比如從普通仿制藥向Biosimilar發展,繼而向505b2拓展,再進一步向Me-too發展,直到開發完全創新藥First-in-class。

圖表8:從普藥到新藥成長路徑圖


聚焦臨床急需而市場競爭小的品種

曾經的“大品種”未必還是好品種。美國年處方量10億以上的大品種,絕大部分仿制藥總銷售額低于2億美元,而處方量只有幾千萬的小品種,銷售額依然有數千萬美元。因此,當下50億市場的大品種,五年后可能只剩下5億,總利潤只有幾百萬;而擁有十個特色小品種的企業,年利潤可能破億。

技術升級,布局高端仿制藥

一般仿制藥競爭大,利潤低;新分子開發周期長,投入高,風險大。而高端仿制藥競爭小,利潤高,布局高端仿制藥則成為了應對激烈的仿制藥價格戰的主要措施。全球第一大仿制藥企業梯瓦,其哌甲酯緩釋片年銷售額達11-12億美元,安非他命/右安非他命緩釋膠囊最高銷售額也達12億美元。

仿創結合,發掘創新制劑

加大高技術壁壘領域研發投入和布局,持續推動技術進步。成功的新型創新制劑市場效益不亞于新分子實體,而且市場推廣也更容易。

圖表9:藥品給藥途徑與品類競爭階梯圖


圖表10:創新制劑示例說明


資料來源:SEC、IMS、各國仿制藥協會、時代方略、藥事縱橫、上市公司公告。